我不得不说我是......教皇改变教会

作者:屈铱

<p>罗马天主教的领袖弗朗西斯·波普是21世纪教会改革的中心</p><p>因此,宗教改革500周年,这是教皇新教的起点,他呼吁将天主教会恢复到原来的位置,具有特殊的意义</p><p>教皇在就职后花了四年时间,忙于天主教会的改革</p><p> 19世纪和20世纪新教教会的世界传教工作使罗马天主教萎缩,作为这种信心的反映,改革教皇教会的工作并不简单</p><p>离婚的信徒,拥抱牧师,教会中的性别平等以及惩罚性犯罪的神职人员都是典型的老任务</p><p>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保守派反对派面临任何进展</p><p>教皇终于想出了一个个人更新</p><p> 3月1日,宗教教义部长红衣主教Gerhard Schuemmer(69岁)被解雇</p><p> Luis Ferrer(73岁,来自西班牙耶稣会士),被任命为信仰学说的副秘书长,教皇不赞成穆勒延长保守要求的用语</p><p>罗马天主教作家一直受到教皇批评失败</p><p>国务院第二个重要部门,即信仰学说,是负责信仰和道德的核心部门</p><p>它将确定违背信仰原则的内容,并确定该罪行是否被逐出教会</p><p>梵蒂冈20个省和省议会的总部已经改变了主导</p><p>方济各会教皇正忙着花时间拜访天主教会,回到原来的位置</p><p>这张照片是三年前教皇弗朗西斯科·弗朗西斯访问时光化门欢迎的一百万人的照片</p><p>红衣主教马瑟说,他反对教皇的改革</p><p>教皇提出设立一个法庭来审判2015年没有妥善处理残暴虐待儿童案件的主教,但穆勒红衣主教因法律原因拒绝了这一案件</p><p>与保守派人士相反,教皇于2016年6月签署了一项教会法,解雇了一位主教,他的目光是牧师的性犯罪</p><p>去年,教皇成立了一个性别平等审查委员会,允许妇女成为新娘</p><p>包括红衣主教穆勒在内的保守派反对这一观点,称这种改变不会发生</p><p>它还禁止私人财产,如土地和建筑物,这些私有财产仅限于梵蒂冈城的既得官僚</p><p>这是梵蒂冈拥有数百年的共同财产,可用作一堆钱</p><p>自2014年以来,教皇一直致力于减少发送到世界各地教堂的文件数量</p><p>在全职教皇时代,一般教会对梵蒂冈的指示,法令,通知和声明感到困惑</p><p>教皇也与约翰保罗二世和本笃十六世不同</p><p>梵蒂冈官僚机构多年来一直对现实感到满意</p><p>古代教皇一直在确保将自中世纪以来建立的官僚掌握在他们手中的长期利益</p><p>弗朗西斯试图废除这些长期受苦的乐器,但面临巨大阻力</p><p> “改变一些领导人并非改革,”他在就职典礼后不久说道,“要实现结构改革,我们必须改变我们以前的态度和思想</p><p>”天主教会以其复杂的礼仪仪式而闻名</p><p>教皇还简化了其规定,并减少了神圣的天意圣事的作用,神圣的天意,负责礼仪和圣事工作</p><p>神圣普罗维登斯圣礼的保守派部长罗维萨拉红衣主教过去曾遭到教皇的迫害</p><p>教皇认为较少的教会官僚和机构更好</p><p>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徒都支持罗马教廷的教皇改革,但梵蒂冈的保守势力仍然是巨大的</p><p>目前尚不清楚教皇的改革工作是否会产生明显的效果,这将需要500年的宗教改革</p><p>虽然宗教改革开始已有500年,但教会改革仍然是一项不变的任务</p><p>在二十世纪,人们对基督教的人类救赎任务的终结的批评也加剧了</p><p>教皇本笃十六世表示,....